搜索
当前位置: 众购彩票注册 > 袋鼠 >

当年的“袋鼠男孩”此刻已是大学生他将迎来更俊美的来日

gecimao 发表于 2019-03-14 19:54 | 查看: | 回复:

  2月15日中午,广东省人民医院烧伤科医生办公室里,数名医护人员对年轻男孩陆若泽的到来十分欣喜,这是他们从“命运之神”手中“抢”回来的孩子,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孩子。

  因为儿时被严重烧伤,只能用一只脚跳着行走,陆若泽也被称为“袋鼠男孩”。2011年起,他在省人民医院先后接受了9次手术后康复出院。如今,陆若泽已经23岁了,个头也窜到了1米7几,在岭南师范学院读大二。这些年,逢年过节他都会特意来到广东省人民医院烧伤科,看望当年救治他的医护人员们,尤其是帮他四处“化缘”筹集治疗费用的省人民医院原烧伤科主任陈华德。

  “陈主任和救治我的医护人员们,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如果不是他们,我现在连跳都跳不了,更别提读书了。”陆若泽说着,眼里闪出了泪花。

  陆若泽是广东怀集人。1岁多时,因家中停电,蚊帐和被子不慎被火烛点燃,他的双脚和右手被严重烧伤。因为家中贫困,只在当地草草治疗,随着孩子逐渐长大,受伤部位皮肉粘连,双脚和右手都外翻,行走只能靠左脚单脚跳,因此也被人叫“袋鼠男孩”。因为身体残疾,他9岁才上一年级,四年级前,一直都是由奶奶或妈妈背着走山路送去上学,到了五六年级时,由妹妹骑车送去学校。2011年起,他在广东省人民医院烧伤科接受治疗,先后历经9次手术,最终康复出院。

  年过花甲的陈华德如今已退休,他是陆若泽当年的主治医生。看着如今已出落成大男孩的陆若泽,陈华德十分欣慰。“在他两三岁时,我就认识这个孩子。”陈华德难忘与陆若泽的缘分。他说,当时阿泽的父亲抱着阿泽来看病,孩子情况很严重,他叮嘱家长,要赶紧筹钱给孩子做手术,否则将来会残废。然而由于家贫,他们再没来医院,陈华德还为联系不上他们难受了好久。“好在十多年后,他们又来了。”

  2011年,已经15岁的陆若泽再次出现在陈华德面前时,身为医生的陈华德看着都急了,如果再不做手术,错过了孩子的发育期,再做手术也没效果了。虽然陆家依然筹不够钱,陈华德仍火急火燎地安排阿泽住院。“手术一定要做,钱由我来想办法!”

  2011年5月,阿泽做了第一次手术。钱是由陈华德一个个打电话动员朋友捐的。后来经媒体报道,很多人也来帮助这个可怜的孩子,一位90多岁的广州老人,还步行来到医院看阿泽。不少医院的病友也纷纷解囊捐助。

  就这样,陈华德四处“化缘”,陆若泽先后经历了9次手术,一共花费了30多万元,钱基本都是陈华德团队筹的。

  如今的陆若泽恢复得非常好,走路跑步都稳稳当当,和人交流时,他再也不像以前一样藏起受伤的右手,而是大方地拿出来,谈吐稳重而大方。这也让陈华德十分欣慰,他连声说:“这孩子很好,看他现在这样,我比谁都高兴!”

  事实上,陆若泽有着一颗细腻的心,他惦记着每一个救治过他的医生,“在我心里,陈主任是一位特别爱我的爷爷,陈主任和救治我的医护人员们,给了我第二次生命。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,我现在连跳着走路都不行,更别说读书了,一辈子只能待在家里。还有赖文主任,卞徽宁医生,孙传伟医生……”这些名字时刻都在他心里,逢年过节他就像回家一样,都要来省医烧伤科看看,有时候遇上医生们出诊、手术见不到时,他还会有些失落,但他从不轻易打扰他们正常工作。这一次,因为春运堵车,他坐了大半天的车才来到广州,见到了陈华德和孙传伟等医生,他十分开心,就像见到了自己的家人一样。

  陆若泽说,他很幸运,梦想在一点点的实现。他告诉记者,曾经他的梦想就是能够站起来走路,医生已经帮他实现了;出院时,他的梦想是当一名老师,如今他入愿在师范学院就读,以后将努力成为一名数学老师;如今,他有了新的期待,期待以后自己了家庭后,能和家人一起去坐飞机旅游,去丽江、北京,去很多很多以前去不了的地方。

  2月15日中午,广东省人民医院烧伤科医生办公室里,数名医护人员对年轻男孩陆若泽的到来十分欣喜,这是他们从“命运之神”手中“抢”回来的孩子,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孩子。

  因为儿时被严重烧伤,只能用一只脚跳着行走,陆若泽也被称为“袋鼠男孩”。2011年起,他在省人民医院先后接受了9次手术后康复出院。如今,陆若泽已经23岁了,个头也窜到了1米7几,在岭南师范学院读大二。这些年,逢年过节他都会特意来到广东省人民医院烧伤科,看望当年救治他的医护人员们,尤其是帮他四处“化缘”筹集治疗费用的省人民医院原烧伤科主任陈华德。

  “陈主任和救治我的医护人员们,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如果不是他们,我现在连跳都跳不了,更别提读书了。”陆若泽说着,眼里闪出了泪花。

  陆若泽是广东怀集人。1岁多时,因家中停电,蚊帐和被子不慎被火烛点燃,他的双脚和右手被严重烧伤。因为家中贫困,只在当地草草治疗,随着孩子逐渐长大,受伤部位皮肉粘连,双脚和右手都外翻,行走只能靠左脚单脚跳,因此也被人叫“袋鼠男孩”。因为身体残疾,他9岁才上一年级,四年级前,一直都是由奶奶或妈妈背着走山路送去上学,到了五六年级时,由妹妹骑车送去学校。2011年起,他在广东省人民医院烧伤科接受治疗,先后历经9次手术,最终康复出院。

  年过花甲的陈华德如今已退休,他是陆若泽当年的主治医生。看着如今已出落成大男孩的陆若泽,陈华德十分欣慰。“在他两三岁时,我就认识这个孩子。”陈华德难忘与陆若泽的缘分。他说,当时阿泽的父亲抱着阿泽来看病,孩子情况很严重,他叮嘱家长,要赶紧筹钱给孩子做手术,否则将来会残废。然而由于家贫,他们再没来医院,陈华德还为联系不上他们难受了好久。“好在十多年后,他们又来了。”

  2011年,已经15岁的陆若泽再次出现在陈华德面前时,身为医生的陈华德看着都急了,如果再不做手术,错过了孩子的发育期,再做手术也没效果了。虽然陆家依然筹不够钱,陈华德仍火急火燎地安排阿泽住院。“手术一定要做,钱由我来想办法!”

  2011年5月,阿泽做了第一次手术。钱是由陈华德一个个打电话动员朋友捐的。后来经媒体报道,很多人也来帮助这个可怜的孩子,一位90多岁的广州老人,还步行来到医院看阿泽。不少医院的病友也纷纷解囊捐助。

  就这样,陈华德四处“化缘”,陆若泽先后经历了9次手术,一共花费了30多万元,钱基本都是陈华德团队筹的。

  如今的陆若泽恢复得非常好,走路跑步都稳稳当当,和人交流时,他再也不像以前一样藏起受伤的右手,而是大方地拿出来,谈吐稳重而大方。这也让陈华德十分欣慰,他连声说:“这孩子很好,看他现在这样,我比谁都高兴!”

  事实上,陆若泽有着一颗细腻的心,他惦记着每一个救治过他的医生,“在我心里,陈主任是一位特别爱我的爷爷,陈主任和救治我的医护人员们,给了我第二次生命。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,我现在连跳着走路都不行,更别说读书了,一辈子只能待在家里。还有赖文主任,卞徽宁医生,孙传伟医生……”这些名字时刻都在他心里,逢年过节他就像回家一样,都要来省医烧伤科看看,有时候遇上医生们出诊、手术见不到时,他还会有些失落,但他从不轻易打扰他们正常工作。这一次,因为春运堵车,他坐了大半天的车才来到广州,见到了陈华德和孙传伟等医生,他十分开心,就像见到了自己的家人一样。

  陆若泽说,他很幸运,梦想在一点点的实现。他告诉记者,曾经他的梦想就是能够站起来走路,医生已经帮他实现了;出院时,他的梦想是当一名老师,如今他入愿在师范学院就读,以后将努力成为一名数学老师;如今,他有了新的期待,期待以后自己了家庭后,能和家人一起去坐飞机旅游,去丽江、北京,去很多很多以前去不了的地方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boys2love.com/daishu/244.html
随机为您推荐歌词
推荐文章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友投稿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站点统计 | 网站地图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@ 2012-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  Powered by Dedecms 5.7
渝ICP备10013703号  

回顶部